父亲的手真大啊

眸含泪,心忧伤,天上人间父不还。

用笔尖,描画像,颗颗泪珠滴纸张。

父亲离开我们有五个月了,这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里从未停止的想念在肆意的疯长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双手合十对着星空默默地念着。天堂的父亲啊,您可安好!

十月,秋风瑟瑟,枯黄的树叶簌簌的落下,随风飘荡着,在田野在小巷,在父亲的小院里。太阳暖暖的照着,父亲无精打采的坐在树下,日渐消瘦的脸庞更加黑了黄了。稀疏的头发中,那几绺白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眼。我和母亲迅速的打扫着落叶,生怕父亲会触景生情徒增哀伤。咳,又是一阵急促的干咳,父亲的脸开始发红,每咳一下他的双眼紧闭,似乎憋足了劲就会止住恼人的干咳。可这痛心的咳嗽却挥之不去。父亲下意识的抬起手,扯住一条树枝站了起来。我快步跑到跟前,想要扶他一把。倔强的父亲面无表情,用力甩开我的手,狠狠地拽着树枝,又挺了挺身子,尽管有些气喘吁吁了,眼睛却直勾勾的望着前方。那一刻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哎,这身子骨怕是真的不行啦”父亲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脚有些浮肿,母亲特意找了一双大号的鞋子,走起路来显得更加吃力。走到树叶堆旁,径直的拿过母亲手里的笤帚。“还是我来吧,今儿收拾它,明儿就是我喽“那声音很小很弱,像是说给我们,又像是自言自语。看着落叶缓缓地蹲下身子,用手一片一片仔细的捡拾着,放在手心,小心翼翼的重叠着。像是在积攒时间积攒生命,叶子上似乎写满了他一生的年华。缓缓地又站起身,佝偻着将手里的落叶撒在了地上。父亲的手真大啊,那么多的落叶,又将地遮住了一大片。“拿不住啦,拿不住啦,该到哪儿就到哪儿吧”。声音是那样的无奈,那样的令人心酸,听得出分明就是对生命的渴求。我和母亲对视着没有言语。父亲又一次拒绝了我的搀扶,独自向小屋走去。看着他步履维艰的脚步,蹒跚的背影,我的眼睛再一次湿润了。

如今走进小院再也看不见父亲的背影,再也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望着照片中慈祥的面孔,轻轻地抚摸冰凉的镜片,心如针刺一般的疼痛。原以为我会很坚强,原以为多陪着父亲,多尽一些孝道,就能在老人家百年之后少一些遗憾少一些难过。但事实证明,我的想法多么幼稚可笑。这种有话无处诉,有泪无处流的怀念,远比那份惦念疼上十倍百倍千倍。

父亲百日祭日的那天,按照习俗送上了花圈供果这是安葬父亲后第一次来到坟前看望。路上,想着终于能够跪在老父坟前哭一声爹爹,诉一下这段时间的想念,泪不知不觉得涌了出来。雪踩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风在耳边呜呜作响,这风这雪这荒郊野外,老爹您在棺木里冷吗?您身上穿的棉袄暖和吗?

老爹啊,此处有树有水,在此长眠您不会再有痛的折磨,寂寞了听一听风吹树叶的歌声,口渴了喝一口这流淌的清泉。白云这样白鸟儿盘旋着飞。

老爹啊,厚厚的黄土埋葬了您,阴阳两隔咫尺天涯,苍天啊赐给我一个魔棒吧
,将老爹带回人间共享天伦。好想再给您洗一次脚,再陪您逛一次街,好想再吃一顿您亲手煎的鱼啊。我知道这荒谬的想法只是我的空想,我更加清楚生老病死自然轮回的法则,只是我真的好想好想啊。

老爹啊,按照您的嘱托,母亲一个人单过,知道您放心不下个性极强的母亲,妈妈很好,就是很想念您。别看吵了一辈子,如您所说她就是口硬心软,在您患病的两年里,记不清多少次母亲为您哭红了眼睛。她嘴里数落着您的种种不是,心里仍是那样的心疼您。每次看您吞食着药丸都会揪心的疼。药是那样的苦啊,苦的让您皱着眉头,母亲也跟着皱眉头。

老爹啊,哥哥姐姐都回来了,陪着妈妈吃的年夜饭,那天还给您盛了一碗饺子,您感觉到了吗?

老爹啊,雪儿的成绩下降了,您知道吗,当孩子看到满院子的花圈花篮,白色孝衣的人群,看到您直直的躺在地上,盖着黄绸。孩子惊呆了,瘦弱的她哭的抖成一团。她说周末回家还要来看您呢,为什么不多留一天,哪怕一天也好啊,也能看到您的笑脸。知道吗?雪儿为您写了厚厚的一本日记,每次的作文也几乎篇篇有您啊。那天我念着她的文字,在场的人无不落下泪来,难以想象当小小的她写着“儿女泪成行,子孙神彷徨。任泪满挥洒,天人各一方。思念其奈何,唯有坟前望”……这样的话会是怎样的心痛。怎样的双泪成行,泣不成声。她在后的一篇日记中赫然写着“我知道外公想看到我的大学通知书,我一定会努力的,为外公,也为我自己”。老爹啊,您放心吧,雪儿一定会牢记您的教导您的期盼的。

哭一声老爹啊!您安息吧,我们想您,念您。再为您添一捧黄土,奏一曲哀乐,泉下有知的您一定要开心些,再开心些,好吗?

拜别父亲,再拜,再拜……转回身,眼含热泪走向回家的路。

仰天长叹,道一句,天上人间何处话凄凉。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