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名叫维多利加的少女就可以如人偶一般的平静的走完自己的一生

“想要不被伤害,那么就去伤害别人好了”

于是矮小的少女化身灰狼,恐吓着任何试图接近自己的人。

可以说她成功了,因为没有人敢再接近这条可爱却又可怖的灰狼,但另一方面来说却也失败了,维多利加用亲手制造的牢笼锁住了自己,用名叫孤独的利剑缓缓的插入自己的身躯。

这样也好,这样名叫维多利加的少女就可以如人偶一般的平静的走完自己的一生。但是她偏偏遇到了久城,高塔中的“灰狼”,邂逅了异国的“死神”。

海鸥从海平面上飞过,留下长长的鸣号,海浪拍打着教师,激起朵朵浪花,海滩上,柔软的沙子留下一串脚印,稚嫩的脚丫。

如星星般的沙砾绊住了脚步,摔倒了,很疼,膝盖擦破了皮。回望四处,这里没有别人,只有自己,多想找人来扶起,却只是奢望。

努力爬起,又倒下。为什么永远只是一个人,来到这世上,没有任何人的搀扶,靠一个人的毅力支持到现在…

一阵风吹来,吹起了如黄金般的长发,一张娃娃脸,缓缓张开眼,露出墨绿色瞳孔。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眸,被世人所恐惧。是人,不只是人,体内还有一半的血统属于“灰狼”,那个与世隔绝的赛伦王国。

存在,似乎是为了延续母亲的罪孽,是为了证明父亲的欲望。

在图书馆的顶楼植物园里,遇见了那样的一个男孩子,他叫“久城一弥”,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瞳孔,他的到来使这个英国学院的学生陷入惊慌,大家都这样称呼他“春天里来的死神”。于是接二连三的事发生了。

听见他还没走到顶楼就传来的呼声:“维多利加,维多利加…”皱皱眉告诉他:“大的敌人是无聊,第二大敌人是烦躁,你赶跑了大的敌人,成了第二大敌人。”

他只是笑笑,扬了扬手中的纸袋:“看我这次带来了什么?”

“原谅你了。这次又带来什么案件,不要是个简单的!”

一弥席地而坐,虽然只与他隔了一堆书的距离,却同样感染到他的烦恼。

语末,他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维多利加,有头绪吗?”

“这么简单的案件,都不想解开。”

他双手合一:“拜托你了,维多利加。”

“混沌的碎片已经聚齐,现在进行重组。”咬住手中的烟斗,墨绿的瞳孔散发出异样的光芒,“已经重组,需要我将其语言化吗?”

“嗯!”久城一弥的眼中露出兴奋的神采。

一次一次,他的到来,顶楼的生活变得不再无聊。

那天去了灰狼村,一见到村民,他们的脸上就露出厌恶的表情。村长及时出来:“同是灰狼一族,让他们进来吧。”

来这里,不过是为了洗脱母亲的罪责,这也是作为孩子的责任。灰狼血统将会起到很大的作用。聪明睿智的头脑很快便指证出真正的凶手,那个将一切罪过都推给母亲的女仆——荷曼妮。

人存活于这个世上本就是一种罪孽,而让他们提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后不过是让他们的双手沾满鲜血。

就像荷曼妮,她如果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便不会做出如此过激的事情,母亲便不会被赶出村子,灰狼的纯血统也不会被父亲盯上,那么,原本就不该出生和久城一弥,那个“春天里来的死神”相遇的命运…一切都是注定的。

从村长那里得知的一弥的未来,不知道要怎样去消化。那场撼动世界的大风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可以将我们分开?真的心是在一起的吗?

不愿将这些告诉他,不知道他问了什么问题,只是当他问起,骗他说个子长不高了。

离开村子,视为珍物的项链掉下断桥,换来一弥的生命,也换来两人的和好。不在和他闹矛盾,也不再理他,因为——手很疼。

收下了他送来的和服,却因此感冒了,只有通过电话才得知他的情况,嘴上说不过去,一个劲的骂他“笨蛋”。

生平讨厌别人的挑战,那个炼金术师下了不小的难题,但不信解不开。虽然不能随便离开那个图书馆的顶楼,但为了解开难题,不得不去那个有可能解开疑惑的钟楼。

因为那里藏了那个炼金术师大的秘密。

当谜团层层揭开,一切结果浮出水面,打开那朵血红色花后面的暗格,揭下炼金术师的面具后,却发现了他背后一个更惊天动地的秘密。

不久,收到那个男人的命令,解开cocorose王妃的死亡之谜。

“我命令你快解开!”那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环顾四周有关cocorose所有的新闻。“混沌碎片没有聚齐,无法进行重组!”

被用力摔在椅子上。“你不是灰狼吗?我已经给了你够多的线索。”

呵!利用烛光,这不是科学的依据么?

一弥及时出现,那时候心里有多温暖,不再恐惧。

在cocorose的墓中,得到了她的配饰中的纸条,或许,所有的一切就要解开。

cocorose王妃的戏剧在大剧院上场,坐在上面可以很清楚看到整个剧目。

生下了炼金术师的孩子,cocorose王妃发现孩子居然继承了利维坦的血统,是一个非洲婴儿。

国王一怒之下杀了王妃,但真正的王妃却没有死,带着他的孩子。事后,为了掩人耳目,找了个和cocorose相似的人假扮王妃,住在郊外。

而炼金术师身中万箭,在众目睽睽中逃离现场。在所有人都认为他没有死时,他留下了这样的一个疑团,真正的他本身却在身中万箭后,逃进了这个钟楼,死在了血色花之后的暗格中。

那个男人——父亲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

(注:这是《GOSICK》的剧情,笔者是根据动漫版写的,没看轻小说,可能不完整,不过也不重要。图书馆顶楼开始是剧情,前面瞎编的。懒得去截剧情了,没看过的可能会看不懂剧情。反正笔者也不知道怎么连接剧情了,就这样吧。)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