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珊一听

第二章、遇到好心人
那个狠心的男人,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他竟然没有跟出来,也没有来找她。她象一个委屈的雏,躺在凉夜的摇篮里,哭着睡着了。
她哪里是睡着,是哭死过去的。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张舒适的炕上,有一位大娘在一旁守护着她。她木讷的看了看,没有说一句话,此时她连话都说不出了,因为哭了一夜,嗓子早已哭哑了,她已经说不了话了。
大娘看她可怜的样,摇了摇头说:“好可怜的姑娘啊?”就走向里屋给她熬一些姜汤驱寒。她自言自语道:“姑娘一定是冻得,这秋天这么冷,是那个狠心的把这姑娘糟蹋成这个样,这天煞的。”她一边在炉子上坐上了熬姜的瓦罐,一边生火。
屋里烟雾缭绕,还有煤气味的味道,李珊看了看周围,都是那么的简朴,地上有两把椅子,还有一组衣柜,墙上挂着相框,里面都是她家里人的相。
那铺炕不大,也只能睡两个人,她正在看着,那位老大娘进来了,看她比那咱好了许多,就说道:“姑娘,你别动,有啥事就招呼大娘,先歇着。”李珊看了看她,想要说话,可是自己的嗓子不争气,怎么想说还是说不出来,只有躺在那里看着。
大娘到屋里拿点东西,就又走入外屋,看了看炉子上熬姜的瓦罐,姜熬好了没有。她打开盖子,用小勺㖞出一点,放在嘴边一试,可以了。就把姜灌端下来,盛入碗里一些,端来叫李珊喝了。
李珊喝完姜汤,就觉得肚子里暖洋洋的,不一会全身也象暖和了,不一会加上捂被子,汗就出来了。大娘一看她出汗了,就说:“这下可好了,终于把汗逼出来了,这下可好了。”
大娘又帮我掖了掖被角,又说:“你别动,把汗全捂出来,你就会好利索了。”李珊象个听话的孩子,一动不动的躺着,那汗呀?象从全身里淌出来,她感到被子里湿乎乎的,汗津津的,但她得听话,不能乱动,一时冷风吹入就前功尽弃了。
可别说,这个办法真灵。当汗全被逼出以后,又躺了一个时辰左右,李珊觉得好象好了许多,身子好象有劲了,就坐了起来。
大娘看了看她的神色说:“好多了,你看你这姑娘怎么那么傻呢?有啥过不去的事,叫你那样?”
她用手给她梳弄了头发一下,说道:“你这个姑娘长得挺俊,可你为啥就那么的想不开呢?”
李珊听着她的劝解,可是自己现在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有听着她在说话。
不一会功夫,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伙子,一跑进屋,就喊:“妈妈我饿了。”
他还没有注意到里屋炕上有人,就在外屋找吃的。老大娘说:“你是饿死鬼托所得,等一会妈给你做吃不行吗?你吃凉饭会拉肚子的。”
“妈!我告诉你点事。”我大学考上了。
他这么一说,一下把在厨房里做饭的大娘高兴得,连饭都忘了做了,就连忙的问道:“真的?儿子!”
“妈,我能骗你吗?你看这就是我的通知书。”他一边从兜里掏出通知书,一边在他妈面前展示。他妈接过通知书一看,果真是真的,就高兴的喊了起来,“我儿子终于考上了。”
在里屋的李珊只有听着的份,因为她再高兴,也喊不出。何况她还是个外人,她也替他们娘俩高兴。
这时他儿子往里屋里一走,一下看到李珊,就象羞得满脸通红,就问道:“妈,她是谁,怎么在咱们家。”
他妈看了看李珊,对他说:“这是你姐,是我————”
他听到这些,很是同情李珊,就坐在炕边对李珊说:“李珊姐,你就在我家住着,我家就我们俩,你别拘束。”
李珊一听,心里暖烘烘的,这时她一想到那个狠心的男人,又掉下了泪珠。
这个小子叫李聪,在他两岁的时候,父亲在煤矿里被砸死了,就留下他和他妈妈相依为命,她妈一直把他养这么大,他今年十八岁,照李珊小两岁,他是个很听话和孝顺的孩子,学习又好,所以在今年高考时,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这下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大的喜庆。
他看李珊又哭了,就劝慰着她说:“姐姐,不管遇到多么大的挫折都要坚强,你看我和我妈,我爸被砸死了,可我们不还是活过来了吗?”他这么一说,一下使李珊醒悟,她不在哭了,她要坚强。
待续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