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大爷一锄头砸死了母老鼠

田大爷锄地时,挖到一个鼠窝,一只母老鼠跳了出来,田大爷一锄头砸死了母老鼠。下面是小编收集的故事,供大家参考!

田大爷掏开鼠窝,看到几只白嫩嫩未开眼的幼鼠。他晃然明白,刚才母老鼠是为了引开他,保护鼠仔毙命。田大爷深受感动,不忍向幼鼠下手,捡张树叶盖了起来,让鼠爸爸回来把把孩子接走。

傍晚,田大爷回家时见树叶还盖在鼠窝上,他用锄头耙开一看,几只幼鼠身上爬满了黑蚂蚁,血肉模糊;只有躺在底下的一只小老鼠还活着,被黑蚁蜇得不停挣扎。田大爷的心再次为之一震,他捞起嫩鼠,掸落它身上的蚂蚁,揣进兜里带回了家。田大爷用米汤喂幼鼠,它张开小嘴嘟噜嘟噜吸着。

几天后,小老鼠睁开了眼,行走地上,自己拾掇桌下的剩饭菜吃。田大爷鳏寡孤独,无儿无女,有了小老鼠为伴,生活多了几份热闹和温馨。小老鼠从小跟人一块生活,潜移默化能听人话,通人性。小老鼠很快长成一只硕壮的大老鼠,唇边畜着长长的美须,浑身毛发也比那些野鼠更多油性光泽。小老鼠能为主人干些零碎的活了,田大爷亲呢地叫它“乖乖鼠”。晚上田大爷洗脚,它会叼来擦脚帕;早晨,田大爷起床,它帮田大爷找来鞋子,摆在脚边。田大爷挖好菜畦,乖乖鼠用身子一步步丈量,刨好坑,让田大爷下菜籽……

乖乖鼠还能干些人难以做到的事。这天,派出所警察押着一个抢劫犯,上山上寻找物证。一伙罪犯抢劫得手,躲进山中分“战利品”,忘乎所以把自制枪支丢在了山里。警察背着两架金属探测仪,满山遍野搜寻。派出所王所长看到田大爷在挖地,便走过来给他敬烟,搭讪问有没有拾到一只自制手枪。

田大爷叫来乖乖鼠,向王所长介绍说:“这只鼠从小没爹妈,是我把它抚养大。鬼精得很,叫它帮找找。”

王所长将信信疑拿出那只枪的画图,摆到地上让乖乖鼠认读。乖乖鼠转身钻进林子里。

一袋烟的功夫,乖乖鼠从一棵大树的枝丫上找到手枪,抱着枪跳了下来。

“哟,危险!”王所长迅速跑去接过枪,送到嫌疑犯面前指认,正是那把作案手枪。王所长狠狠地瞪着罪犯:“带走!”

他转过身来,亲切地抚摸乖乖鼠说:“你可不跟他们能学坏呀!”

他又叮嘱田大爷:“这真是只聪明的老鼠,你要好好教育它,让它为人类多做贡献。”

又有一天,田大爷带着乖乖鼠走在街上,炎炎烈日下,一群工人挥着锄镐,刨开水泥路面,撬起自来水管。弃土堆在路边,堵塞店门,店主叫苦不叠。他们给政府打电话抗议。

镇长赶来指着包工头一顿臭骂:“照你们这样盲挖,整条路都让破坏了,重修还要花多少钱呢?”

包工头叫苦连天:“挖了三天,也没找出水管堵塞的地方。我是污本了每天赔钱干。”

田大爷在旁听了,觉得这问题确实严重。他们按这样挖下去,不知何时才能找到水管阻塞点。破坏道路且不说,这这酷暑天停水,居民的日子可怎么过?田大爷自告奋勇对包工头说:“我的乖乖鼠也许能帮完成任务。”

工人笑道:“这老头拿你开涮,我们十几号人都无计可施,一只老鼠就能解决?”

包工头想不了那么多,合掌拜道:“你的乖乖鼠要是能疏通这水管,它就是我的亲爷爷!”

田大爷从袋子里捧出乖乖鼠,放进水管里。管道深处黢黑黢黑,乖乖鼠的夜视眼却能看清管中的每粒细砂。它箭一般沿着笔直的管道往前冲,在管道的转角处,发现一团破棉袄堵在哪。乖乖鼠伸出尖爪扒了扒,棉布塞得严严实实。乖乖鼠用嘴咬住棉布,挺直四肢往后拖。哗啦一声,一股浊水灌了下来,乖乖鼠呛得窒息……

“水通了!水通了!”众人举起锄铲呼喊。

水流夹着破棉布从管口喷涌而出。田大爷左找右找不见乖乖鼠,着急喊道:“乖乖鼠、我的乖乖鼠没了!”

田大爷手拿竹竿挑开破棉布,看到乖乖鼠裹里面,没了声息。他咛嚅不停:“乖乖鼠你怎么啦?你可不能死呀!”

一位工人说:“那边有氧气桶,快给它输氧!”

人们连同破棉布一块把乖乖鼠抬到一个工业氧气瓶旁,拧开瓶盖吹送氧气。一会儿,乖乖鼠眼珠转动,站了起来。

田大爷抱起了乖乖鼠,揣在怀中,疼爱不得了。

“太谢谢你了,老人家!”包工头说着,搓出500元钱给他当酬金。

田大爷笑笑:“这么点小事,怎能要你的钱?不用、不用,留给工人兄弟吧!”

包工头说:“要不是乖乖鼠帮大忙,我不知还要掷出多少钱呢,这是你应得的。”

田大爷把乖乖鼠装进衣袋里,抬脚就走:“给工人吧,我的乖乖鼠让他们失业了。”

包工头又追了上来,伸出一个拍掌:“老大爷,我出5万元卖你的乖乖鼠,行吗?养它可比养他们一群饭桶强。”

田大爷放下脸:“别说5万了,就是10万、50万我也不卖!”

包工头碰了一鼻子灰。然而,乖乖鼠却由此声名远扬,成为身价百万、价值连城的宠物。

田大爷有个侄儿叫田宝,因父母早亡,无人管教,整天游手好闲,无恶不作。他听说田大爷养了只乖乖鼠,奇货可居,便打起了乖乖鼠的主意。他三天两头提着小礼品去看望田大爷,渐渐地和乖乖鼠也混得滚熟。

傍晚,田大爷吃完饭,慢慢啜着田宝送来的白酒。

田宝便带着乖乖鼠到院子里摸爬滚打,田大爷见了他俩亲热劲,高兴地说:“我无儿无女,就一个乖乖鼠相依为命,按辈份,它要叫你哥哥。”

田宝乐得跳着、跑着:“乖乖鼠来呀,追上你哥呀!”

一天中午,邻居的老奶奶打水时,脖子上的金项链不慎滑落了井里,来找乖乖鼠帮打捞。

田宝正逗着乖乖鼠玩,说:“叔,你吃饭吧,我带乖乖鼠去。”

这是一口古井,黑洞洞的井口仅能容得下一只小桶。田宝抓起乖乖鼠,扑嗵扔了下去。一会儿,乖乖鼠攀着井绳爬了上来,嘴里叼着一条金闪闪的项链,老奶奶戴上眼镜,凑到跟前看了看,摇摇头:“这不是我的项链,我的项链没这么粗,这么长。”

田宝又把乖乖鼠推进井里。片刻,它爬出井栏,身上挂条细项链,老奶奶一看说:“就是这条。多亏了乖乖鼠,明天我卖块烧饼给你吃!”

田宝拿着另一条金项链问了几户人家,都说不是他们丢的。他把项链缠在乖乖鼠身上,带回给田大爷。说:“这条项链没人认领,说不定是哪朝哪代古人落下的。叔,你拿去卖了,买台大彩电吧?”

“你这不争气的东西!我不是给你们讲过,不是自己的东西千万不能要!”田大爷抓起项链和乖乖鼠往地上掷去,田宝忙跪下一把抱住乖乖鼠。

田宝领着乖乖鼠,把项链又重新丢回了井里。回来时,田大爷午休睡着了,田宝悄悄把乖乖鼠领回了自己的家里,恭恭敬敬地供到桌子上。他买了块蛋糕,一片片切给乖乖鼠吃。乖乖鼠从没吃过这么松软香甜的美食,吧叽、吧叽发出吞噎声。田宝附在乖乖鼠耳边说:“只有我会把你当人看,那死老头只把你当小动物;他在桌上嚼着大鱼大肉,却让你在桌底下吃他的剩菜残羹……”

田宝又倒出葡萄酒,他一杯,乖乖鼠也一杯:“你要是人就好,人会知道报仇雪恨。你知道吗?你的父母就是让那老头杀死的,他还吃你们老鼠的肉,连骨头都不吐!”

乖乖鼠舔了舔几口葡萄酒,伸出前肢撇了撇嘴,听得是懂非懂。

乖乖鼠独自从田宝家回来,房门紧闩着,它便跑到屋后,趴上窗口望。田大爷真的在厨房里拿着死老鼠褪毛,然后破膛洗净,架在锅里薰烤,田大爷一看乖乖鼠从窗口溜进,忙拿锅罩把锅盖上。晚上,乖乖鼠跳到桌上,见田大爷吃鼠肉连骨头一起嚼,还自言自语道:“人说老鼠没肉,骨香!”

田大爷见乖乖鼠爬到桌子上,用筷子敲打它:“你又忘了规矩了,你是老鼠,不能上桌!可别学你那些鼠辈偷盗人类!”

乖乖鼠又跳回地上,拾桌下的剩饭吃。乖乖鼠对田大爷是又敬又怕,心有隔阂。它只有和田宝在一块,才轻松自由。每当田宝一来,它就迫不及待跑去迎接。

接连几天,镇里发生了几起怪异的失窃案件。外地客商住进宾馆,到夜里财物就不翼而飞,使客人都不敢到这投宿,严重影响了全镇对外形像和投资环境。镇长责令派出所尽快破案。

原来,这一切都是田宝和乖乖鼠所为。

这天,一位客商提着包包进了镇招待所,夜深人静,乖乖鼠飞檐走壁从窗户溜进房里,盗出门卡。田宝拿着门卡打开房门,蹑手蹑脚靠近客人床前,抽出他枕下的包包。猛然,那客人翻过身,按住田宝,啪!锃亮的手铐铐住了他。

这客商正是县型警队的侦察员乔装打扮的。乖乖鼠剩混乱之机,从他脚下逃跑了。

王所长押着田宝找到田大爷家,田宝指认乖乖鼠参于偷窃的事实。田大爷怒不可遏,从洞里叫出乖乖鼠,拎住它的尾巴,脱下布鞋狠狠抽打,乖乖鼠吱吱叫着,鼻血直滴。

王所长忙劝道:“它必竟是只老鼠,不懂事!”

王所长拍照毕,取证完就要走。田大爷提着乖乖鼠说:“王所长,你把它也带走吧,该罚就罚,该判就判!”

王所长笑笑说:“它是老鼠,没有量型的依据,就好像未成年人不懂事,关健是要你这监护人看紧点。”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